讓汶公主被處罰的大會操 


在台灣的教育體制裡體罰是一個十分普遍的現象
雖然這幾年陸續通過一些法案
規定教師不能對學生有任何形式的體罰
包括精神上的和身體上的體罰
但吊詭的是在一些父母親對體罰態度的調查中
居然有高達九成以上的父母親贊成老師作適當的體罰
只是「適當的體罰」界限在哪裡呢? 


汶公主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
抬起她的小手心對Jessica說:
媽咪,妳看我的手掌紅紅的 
Jessica:為什麼手掌會紅紅的呢
汶:今天Iren打我 (Iren是汶公主幼稚園的教務主任)
 Jessica心中一驚,趕忙問:為什麼Iren要打妳呢?
汶:運動會那天表演跳舞,
我走到定點以後,不小心又走到別人的位置 
Jessica其實心中一把火熊熊燃起但為了不嚇到汶
只好強壓下怒火然後繼續問:Iren用甚麼打妳呢?
汶:用手打 
Jessica:大大力的打,還是小小力的打
汶:小小力的打 
Jessica勉強自己緩和臉色
安慰汶並且告訴汶:
我想Iren,只是想提醒妳要記得以後要更小心,不是故意要打妳的
汶似乎感受到Jessica的怒氣
很小心的點點頭,然後安靜的吃飯 


其實Jessica對於體罰就像那九成的父母親一樣
認為老師適當的管教是合理的
比如說:如果汶和同學在樓梯上推擠,可能危及學生的安全
或是老師交代的功課沒有作,經過提醒卻仍再犯
那麼Jessica贊成老師作適度的處罰
來矯正學生的學習態度
但是今天這件事卻讓Jessica很生氣
我知道在整個表演隊形裡,汶的定位是中心點
中心點一跑掉可能整個隊形都會亂掉
但是平常練習都是在幼稚園裡面練習
當天卻是借國小的操場表演
這些幼稚園的小小孩只到過一次國小操場
要求那麼小的孩子在諾大的陌生的運動場上精準的定位
會不會太強求了


這些孩子頂著大太陽跳舞每個人都汗流浹背的
為的也是別人對自己的讚美和肯定
尤其是汶公主
除了在學校的練習外
每天放學回來也是不時的練習跳舞
這樣的努力
卻因為差了一步的定位
而讓師長責備而且動到體罰
雖然只是小小的用手打了汶手心一下
但是汶公主原本就好強
這一下手心沒傷到身體
卻直直的傷到了她的心
Jessica真的覺得不服氣


以前常常看新聞提到
父母親因為老師對孩子的一些處罰而告上法院
Jessica心裡還會想這爸爸媽媽也太寵孩子了吧
以後老師怎麼敢教這些孩子呢
但是對照今天汶公主被打手心
Jessica居然也是一把火
難道Jessica錯了嗎
這件事該如何處理才能讓親師雙方都能得到反省的機會
能安慰到孩子,卻不縱容孩子
Jessica得好好的思考

有格友爸媽能提供建議嗎
創作者介紹

Jessica的異想世界

Jesspix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梅子牛牛
  • 錦還沒遇到...
    所以也不知道錦親身體驗之後的想法是如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