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不,應該說是今天清晨,作了一個奇特、傷心又有點好笑的夢。 

夢裡的場景是專科畢業後第一個工作---信用合作社的櫃台,我和同事坐在櫃台後面,合作社的自動門無聲的打了開來,出現了一張陌生的 面孔,但是我心裡知道,他是印度人來台灣視察的(印度人到公司視察,其實是多年後我在台北一家外商公司發生的事)。那個印度人走 進櫃台和經過的每一個同事說話,當他走到我面前的時候,我開口想和他說話,卻一陣哽咽,我和他說:「Sanjeev 和大家都還好嗎」? 場景一下子拉到車水馬龍的大馬路上,那個印度人坐在車裏面,我含著眼淚和他說:「告訴Sanjeev 我想他」,他點了點頭,我的淚水流 下來,他的車子消失在車陣中,而我就站在車潮中流淚………… 

然後我醒來,發現淚水滾落我的臉頰,我坐在床上想了一下, 我和Sanjeev這個印度人,並無交情,當時在工作上的交集也很少,甚至在 我離職這麼多年來,也只在一次和老公吃印度餐時提到這個人,我怎麼會在夢中想到他呢?但是夢中的我是真的很傷心,這令我傷心的又 是甚麼呢? 我想,令我傷心的應該是工作的不順心吧,在合作社的工作和在台北外商公司的工作,是到目前為止我的職涯中最快樂的一段,所以在夢 裡兩個工作的人、事、地、物,交雜出現。我想,我想念的不是Sanjeev這個人,而是和他相關聯的那段時光吧。那時剛結婚,還沒有孩 子,小倆口住在台北自由自在沒有牽掛,下了班想回家就回家、想逛街就逛街,想吃酸的、想吃辣的,隨心所欲。 

現在每天早上6:30起床,自己胡亂的刷牙洗臉後,把女兒挖起來,讓她刷牙、洗臉、喝水、尿尿、便便、換衣服、綁頭髮,然後風一樣的 轉出門,送孩子上幼稚園。路上隨便買個早餐,趕著到公司打卡,然後一個人的辦公室,一個人忙得團團轉、一個人吃飯、自己和自己說 話。下了班,沒有選擇就是回家,陪孩子吃飯、寫功課、複習功課、講故事、玩伴家家酒、洗澡、刷牙、睡覺………等孩子睡了,我也累 了……… 

到了週末,星期六早上還要上班,中午匆匆的下班、匆匆的吃飯,然後匆匆的趕到學校上課,一直上到晚上十點下課,開著車在無人的夜 路奔馳回家,洗過澡,親一下女兒熟睡的臉龐,便昏睡過去。星期天透早起床趕一個鐘頭的車程,九點準時上課,直上到晚上7:00下課。 回到家,老公告女兒的狀,女兒告老公的狀,檢查女兒的功課沒寫,聯絡簿沒有簽名,還有最讓人頭痛的親師聯絡專欄,實在不知該說甚 麼才好,好不容易擺平一切,早已筋疲力盡,強撐著精神寫作業打報告,卻發現自己不是不知所云就是瞪著螢幕發呆,唉...... 這樣的生活算是順利的,但人是不會有太久的順利日子的,比如:孩子感冒已經咳嗽快兩個月了,中醫、西醫看遍了怎麼辦呢?看到越南 的發展,老公的心蠢蠢欲動,對於越南的工作躍躍欲試,如果他真的去越南工作了,怎麼辦呢?期末考到了,有四個報告要交,還有三科 要考試,怎麼辦呢? 難怪,在夢裡我會說:「告訴Sanjeev,我想他」,因為我真是想念那一段自由自在的日子啊。
創作者介紹

Jessica的異想世界

Jesspix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